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毀滅前夕 ── 政治打油詩另二首

台北市中山區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毀滅的前夕


死亡的面貌

千變萬化無法捕捉、描述和刻畫

即使身懷杜勒*的絕技

死亡

除非臨頭不得預知


鋒面徘徊

氣壓凝結在變化的中線

老天靜觀人世的紛爭

不敢動作

棄可能的拯救

置黎民於不顧


在保護區

數米或百千里平方

飬養一批鳥獸**

既畏權勢

又好欺矇

畫地為王

豈不快哉


遂有御用蜂擁至

假藉公器瀉私憤

風骨情操紛飄零


何謂松柏後凋於歲寒、

雞鳴不已於風雨?

斯人獨不見

獨不見!



* 杜勒,德國文藝復興期大畫家,雕版畫《末日四騎士》。

**像不像歐威爾的《動物農莊》?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丑劇


虛浮、狂妄、鑽營、堆疊

密室、共謀、操弄、分贓

閃避、串供、貪瀆、煽動


密實的聲音

厚重的聲音

粗獷的聲音

開闊的聲音


無恥垂涎三尺滴在

肉販的攤子上

肥膩的手指

微微掂一下

好肉

上肉

上好肉


好位

上位

上好位


好康

尚康

尚好康


不可一世的眼光睥睨井底

當轉向上方的井口

天聽轟然而下*


* 《尚書》:「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

( ※ 此民視非彼「民視」;彼「民視」是官視,而非民視。 )


● PS. 幸福的顏色──政治打油詩二首

── Joe


.............台北市中山北路 / Joe


...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想像‧度日

...

台北捷運中山站,運動休閒中心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度日


有人問起:

你怎麼打發一天?

我流水帳式的告白:a, b, c, d, e, … f, g, …


然而,我如何解釋

大部分時間盯著電腦word檔的空白頁面

構思著一首首詩

再把它們泊到部落格上

或進入圖片編輯軟體處理一張張拍攝的照片

再把它們泊到部落格上


我如何解釋

其中的樂趣

實在談不上樂趣

枯燥

談不上枯燥

創作

談不上創作


這些算不了什麼的什麼

被不是什麼的什麼

花費了沒什麼的什麼

弄了出來


我如何解釋

這些毋需解釋的

是又或不是的

什麼、什麼和什麼

……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有與無


世事無論真假

都是出於我們不可或缺的

想像──

我等存在唯一的依憑


有,固然為想像

無,亦是

空,更甚一籌


在此諸多不能不有的選擇當中

摯愛的朋友

你要如何抉擇


有一個細微的聲音,說

「我要選擇全部全部

因為它們原是一個東西,被

想像分開,所以

全部的肯定就是全部的否定

全部的否定就是全部的肯定

全部就是零

零就是全部


有一個無聲,說

「我什麼都不要不要


更有一個寂靜

什麼都不說



─── Joe


...

2007年11月17日 星期六

2007年11月12日 星期一

臨終‧又三首

...
四號公園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臨終,試作三 》


突如其來的一剎

急症或意外

不過幾秒

就走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臨終,試作四


窗外

樹影


跟著進來

躡躡於

紙上


終於沒有了

意像和

思緒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臨終,試作五


室外雨聲滴答

咖啡失去了香味和苦澀

屬於生命的濃烈酸甜

逐漸消褪


流行爵士的歌聲變得拖拉

節奏,從未有過的散亂──

邋越了切分音的慣例鬆軟無力彷彿

更自在了


黝暗的空間裡

景物蒙上微弱的光

和適宜揮別的淡影

我不知道,原來

離開是這麼地詩意。


── Joe


...

2007年11月7日 星期三

On The Highway



十月杪,與小女從台中驅車北返,在高速公路的一小段

──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