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在客廳看到世界

...

...........聖文生*像 ( 天母 聖安娜之家聖文生分部 )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在客廳看到世界 》


從時光甬道的開口

一癱癱腥臭和絞痛瀉落客廳

那種痛和無奈只能靜靜地

任淚水模糊觀看


誰還在意弱者的際遇

陷溺於自我的憤懣或驕縱裡

聽憑社會墮落毀壞

我穿梭大街小巷想喚醒

無償叫賣一點點蓄積

替人修補一些些家當

或待靜空杯奉茶


在爆發富似的鄰里間 ──

頂樓加蓋、陽台擴建、

鐵窗、圍牆、鐵網聳立

樓梯間如儲藏室

家門口若垃圾場

或如我底屋裡像舊貨攤

不然,便是一間間廉價的

皇宮和酒吧


拯救有其可能嗎?

或者,宿命的毀滅終必降臨?

如聖經上的索多瑪和蛾摩拉城

但願這回,上帝的天火能慈悲地分辨

善人與惡人

但,老天何時有眼

何時睜開閉上的眼睛?

看納粹集中營裡的猶太人...


日積月累

在客廳地毯上的穢物

一直不忍清洗


── Joe


P.S. 相關詩作見 PART I, 《服裝店裡的模特兒》


* 聖文生 ( 1581~1660 ),法國神父。

聖文生是一個兼具個人聖德與社會關懷的聖人,這個特色不僅表現在他個人的修養上,同時也表現在他的事業上,例如他所創辦的遣使會就具備了兩個宗旨:一是向窮人傳福音;一是培育神職人員。前者是社會關懷,而後者是聖德培育,兩者兼容並顧,並且充分地反映了聖文生的特色。( 網路摘錄 )

聖文生 參考網頁:

http://www.catholic.org.tw/kaiyuantang/CM/sub_a/sub_menu.htm

...

2007年9月26日 星期三

2007年9月21日 星期五

蘇古諾夫 片段

蘇古諾夫《 母子情深 》劇照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首關於蘇古諾夫 ( Alexander Sokurov 俄國導演 ) 電影的詩,2005年觀看其一系列影片,有感而抒的片面之作。

第二首想寫《 俄羅斯方舟 》,一則力有未逮,再則「鄉愁」無解,遂嘎然而止

Joe

-------------------------------------------------------------------------------------------------------------

一、《 蘇古諾夫片段 》


電影全稱的敘事相對於

反芻影音符碼的思維主體

──被邀請融入主角的生命歷程

坦誠示現最卑微的陰暗角落:

剝落的牆壁和漏水的屋宇

不起眼的木質窗櫺

和窗外平凡的景物

──被日日可見的陽光照射


突然插入雨淋的片段

一個眼神

一句話語

一種姿態

夢囈的真實

刻畫人性和物性的細節

從特寫到遠景、過往和現在

蘊含均值的深意


異常的主觀接軌每個人的主觀

違常的意像衍異無數變奏的心象

在拆解重組的畫面背後

有一個無從拆解的世界

不可言說


如黑夜黑湖黑舟上兩個黑影人*

誰跳湖又誰從湖面浮出

誰先誰後誰是誰


我們都是虛心的主人

也是熱心的客人

既觀看又被觀看

同時處在鏡子的兩邊

分不清鏡裡鏡外



* 美國詩人Sylvia Plath 的詩 “Crossing the Water” 第一句:

" Black lake, black boat, two black cut-paper people "

參閱:

渡水

Sylvia Plath 的《渡水》談起


-------------------------------------------------------------------------------------------------------------


二、《 蘇古諾夫鄉愁 》── 未完成


編織一齣流動不斷的夢河

河裡波濤洶湧漩渦低迴

魂牽夢遊於歷史的水晶宮 親睹

盛宴中蛛絲馬跡的事件和場景 詳情

從時間的缺口逸離

留下一條條甬道 通向

無數未知的門扉

打開一扇

撲鼻而來戰爭中死亡的腐臭

與藝術的慰藉


我們都是浪子

流浪在綿延的時空中

懷念的鄉愁要投向何方





《 母子情深 》劇照二


...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但,詩讓我清醒

街頭牽夫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但,詩讓我清醒


但,詩讓我清醒

讓我度過

最難熬的時刻

最戰慄的深淵


在暴風雨的天空

搭一彎彩虹之橋

在陰鬱的遠方

閃爍隱約的光


詩,是我殘障的柺杖

以堅固的力量支撐

實際的踐履和行誼


是我夜半孤寂的伴侶

拭乾我的淚

溫暖我的心

用一個個蘊貼真實生命的詞句與意像


詩,讓我活著

聽見

九月天空鼓漲的秋意

超越所有的聲響


也讓我欣悅樂聞

接納死亡


── Joe

2007年9月17日 星期一

世界末日

............ 懷念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末日


雨後巷弄無風無聲

天光停留在傍晚前的灰白

好似

四十晝夜大雨

諾亞出方舟

或核爆結束

天地十分寧靜


遠處傳來幾聲孩子的呼叫

旋歸沉寂

我走在末日的邊緣

也許,再過幾個小時或幾步路

紛亂的世界就此消失

宇宙將重新誕生

那,人的滅絕顯得微不足道

而明天我將更卑微的面對

在不確定中戰戰兢兢

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荒涼的心摹畫死寂的廢墟

這最終的美感

如果

世界末日

……


── Joe

2007年9月13日 星期四

夜思與再生 ── 詩兩首

暗夜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思


我匆匆避開那條小巷

眼角餘光依稀瞥見

閃爍的火光和刀槍劍影

以及隆隆輾過的坦克

我拉下窗簾忍住

不從隙縫偷看

那還未入睡的大地


..................................................


從一個地方再生


冷酷封閉隔絕孤獨

這就是末日

陰暗的心靈黑洞


是否通過蟲洞開向再生的白洞

這科學的假設正逐步被證實

空間的縐褶可以攤平時間

時間的迴路可以綴連空間

而死亡不是死亡

永生不是空言


也許,一個真實的夢想

織就全部的人生


── Joe

2007年9月10日 星期一

2007年9月6日 星期四

新的開始

淡水夕照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的開始


又開學了

清晨操場上多了上學的孩子

在中老年人運動完後

一波出一波進


就在交會的一刻

我急切的搜尋進來的人潮裡

當年瘦小靦腆的男孩

一眨眼

已經衝下校門外的長坡 *

飛快地騎著自行車

消逝在黃昏的暮色中

只能微笑地目送


從初中高中一路蹣跚到大學之門

便卅歲成家立業

仍是繼續學習成長的年輕人


是啊,要經歷更年期

到五十出頭才有足夠的勇氣

面對自己諸多不甚完美的缺憾

並對曾經得罪之人說聲

對不起

誓志不重蹈覆轍

在下一個輪迴的生命


感恩所有際遇中的人

幫我臻至迄今的生命

感謝對手和敵人

讓我深入釐清自己

感激侮辱和損害我的人

賜予我尊嚴

感激生命的大海

承載我微渺的一生

感激風和雨

感激陽光和創傷

……


孩子,雖然你飛奔而去

那無邪的注視

深深刻印在我底眼瞳

依然清澈

……



* 民國50年左右,當年新竹一中 (今建華國中) 的校門外有一條長長的坡路(今東南街),一直下達大馬路(南大路),兩旁都還是田野。


── Joe

2007年9月2日 星期日

夏去秋來

戶外秋光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夏去秋來


悶雷滾了幾遍

天色陰霾了下來

地平線上淡淡的夕照

殘留一線微光


各種市聲蒙上了一層薄膜

在四周此起彼落地迴繞


捲起竹簾看晚風吹拂

久違的白鷺鷥單飛掠過

扶搖在橋面上

渠水泛著暗紅的天光

返家的人們心思重重匆匆

包藏著歸心似箭

一天的辛勞已了


巷子裡突然狗吠紛紛

樓上和隔鄰傳來走動和器物碰撞之聲

不知哪家炒菜的油味飄進屋裡

晚餐了

家人團聚的時刻

在桌邊和沙發旁

沉默或歡談

直到夜晚社區的喧聲漸寂


取下掛了一整天的眼鏡

對著鏡子

看一日的疲憊

疲憊

疲憊


──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