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這猥瑣的日子‧小駐‧詩...


─── 這猥瑣的日子 ───

微漸膨脹的泡泡
飄蕩在空氣中
夢幻般
遊走於都會崎嶇險惡的甬道
無視於偏狹目光交織的重重火網
逕向耀眼的太陽攀昇
於透明薄膜上炫動五彩的光芒
比伊卡魯斯更謙卑地飛翔 *
更瞬間
消亡


* 伊卡魯斯:希臘神話中因製作臘翅,飛向太陽,翅膀融化而墜海者。



─── 小駐 ───

我的抉擇
是不抉擇

我想的
並未多於七歲的我
只換了呈現的符碼
那更易不了的
似有若無地
撐起五彩的泡泡

那個我
這個我
哪個我?
那個、這個、哪個…

於是禪宗不得不
說:
就是「這個」。



─── 詩… ───

沿思維和邏輯繞圈的
不是詩

詩是聲音和喧嘩
的權力

沉默
詩的初貌

***

迂迴──
詩的
唯一戰略
即便中央突破
乃在迂迴
意指的
兩翼

***

詩非言語
言語非詩
言語溝通
詩沉思

***

詩非文學
不比較
詩就是


***

當然不是音韻或
想像
它實踐

***

孕育
心跳、呼吸和
生命

***

永恆的情人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2009年4月12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