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殘酷劇場

............《 構成 》,1946,油畫,198 * 132cm,Francis Bac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殘酷劇場 ──


亞陶的殘酷劇場

脫離劇院的舞台

降臨我們每天實際生活的場所

幸福麼?

動亂與屠殺的恐怖就在眼前

從納粹到民粹

六十年後重返東方島國


屍塊仍未清理乾淨

骨骸尚未焚燒完結

天空繼續冒著黑色的煙團

飄送陣陣難聞的惡臭

江山代有獨夫出*

世世相傳不間斷


照見鏡子裡鬢鬚花白

雪的于思蔓延

通向誰和誰呢


啊,眾生

十目所視十指所指

而且,令人髮指

但依然充斥偏袒開脫的說詞

和無以數計的同流者


彼泯滅良心之徒

吾奈其何

吾奈其何

終究百年之後

春秋筆誅何濟於事?


蔡沉集傳:「獨夫,言天命已絕,人心已去,但一獨夫耳。」孟子則稱之為一夫,孟子梁惠王下:「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於傳 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 Joe

...

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家,以及其他

家 / a still from video by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以及其它


家──

一幢房子和滿屋的雜物、

書籍、CD

十幾年模糊的記憶、

發生過的事、去世的親人

生前憩留的殘跡。


而此刻倏忽消逝的瞬間

一滴淚水使之永恆


第二滴必須忍住

讓時光停駐

於是各種過往與現在糾葛

待眼角淚乾

於風的笑意

一切逝如煙雲

萬里晴空


這世界並不回答

但我們知道

全部的秘密,在自己



── Joe

...

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遠離政事


浮盪的幻影 / video by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寬宥


一樣的鈴聲叮噹

聲聲呼喚變成聲聲警告

──警告:末日將到


快把昨天摺疊收進失憶的皮夾

明日,切勿臆測

一併打包

流浪到混亂的盡頭

或有一片雲起

撫慰受創的眼睛

至於心

千瘡萬孔的傷痕

唯有敵人的手

可以平癒


我們等待

等待

誰,最先伸出



── Joe

...

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茶與同情

冬日下午 4:30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茶與同情* 》


有謂:

品嘗紅酒、咖啡、茶

不及鑑賞藝術品

而品味次於創作

創作又分好壞


我想:

眾生因緣和根器迴同

這些都是方便門

門後一條脆弱的細線

漂向未知的濛濛


所以:

莊子齊物佛陀渡眾

而終無有物可齊

無有眾可渡者


曰:

喫茶去!



*《茶與同情Tea And Sympathy 》,1950年代電影,文生明里尼導,黛伯拉寇兒主演。今借以題詩。

**有僧到趙州從諗禪師處,師問:新近曾到此間麼?
曰:曾到。
師曰:喫茶去。
又問僧,僧曰:不曾到。
師曰:喫茶去。
後院主問曰:為甚麼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去?
師召院主,院主應喏,師曰:喫茶去。

頌曰:

趙州有語喫茶去

天下衲僧總到來

不是石橋元底滑

喚他多少衲僧回

( 指月錄 )


...

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

紅衫 ‧ 勿忘

庭院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紅衫 ‧ 勿忘 》

我們內心深處隱伏的
紅色浪潮
仍在底層洶湧

在平靜似乎冷漠的外表下
卑躬屈膝地活著
但我們絕不忘記
胸臆燃燒的紅色火燄──

反黑金
反貪瀆
反獨裁
反民粹
反仇恨
反割裂
反假民主
反假民權
反是非不分
反黑白不明
反非人性
反無人性
……

別忘了這熊熊溫暖的火燄
並記取奧登的詩句:

夜色籠罩下
我們深陷於麻痺的謊言
毫無招架之力
然而,到處可見反諷的星光
閃耀在公理正義顛倒調換之處
但願我,和眾星一樣──
雖由平凡的愛念和塵土構成,
並同樣被對立的黑暗和絕望圍困──
卻能綻放光芒堅定不移。

夜深了
夜已更深
朋友們,切勿放棄
天,就要亮了
在這最最寒凍刺骨的時刻
我們心心相偎
傳遞永不熄滅、屬於人性的
小火苗


奧登詩句出處:《 193991 ( 九一之殤 )
見改寫的《島之殤

─── Joe

...

2007年12月5日 星期三

我 與 你

...

牠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與你



你是我的本尊

我是你的衍異


當我還小

你就是我

及長

我就是你

並逐漸忘記

原來

我叫做你



後記:

在台大旁聽拉岡精神分析課程,老師講到關於話語的結構:

「話語是主體從他者,以逆轉的方式,接收到發自自己的訊息。」

「任何話語均假設大寫他者的存在。」

老師並以小孩為例,指出小孩剛開始是大人口中的「你」,慢慢才體悟那個「你」,就是「我」自己。


─── Joe


...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

這人‧那人

針孔習作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人,


那人,還未出現

地平線上

光與影

先舞了起來

由慢板的Blues 轉為爵士

然後,愛恨交纏的探戈

黎明前最是蠱惑


思想起

維斯康提〝魂斷威尼斯〞的片頭

馬勒五號的慢板


那人,終於出現

在同樣黝渺的──黃昏時刻

好像

時間顛倒

交換了頭尾


是淡入或者淡出

沒什麼差別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這人,


無所謂陽光或陰霾

世界的巔峰攀過

深壑跌過

傷,好了又有

年輪,長在肌膚上

髮絲漸白漸少


這人,在家中、辦公室

在街頭、捷運站、市場商場

於時間佈置的舞台

追逐時間

偶爾瞥見一點訊息

如電光石火

或幸運的滿月無雲

一根菸

一首詩

一盅酒

一杯茶


一抹淡淡的霧




─── Joe


...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毀滅前夕 ── 政治打油詩另二首

台北市中山區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毀滅的前夕


死亡的面貌

千變萬化無法捕捉、描述和刻畫

即使身懷杜勒*的絕技

死亡

除非臨頭不得預知


鋒面徘徊

氣壓凝結在變化的中線

老天靜觀人世的紛爭

不敢動作

棄可能的拯救

置黎民於不顧


在保護區

數米或百千里平方

飬養一批鳥獸**

既畏權勢

又好欺矇

畫地為王

豈不快哉


遂有御用蜂擁至

假藉公器瀉私憤

風骨情操紛飄零


何謂松柏後凋於歲寒、

雞鳴不已於風雨?

斯人獨不見

獨不見!



* 杜勒,德國文藝復興期大畫家,雕版畫《末日四騎士》。

**像不像歐威爾的《動物農莊》?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丑劇


虛浮、狂妄、鑽營、堆疊

密室、共謀、操弄、分贓

閃避、串供、貪瀆、煽動


密實的聲音

厚重的聲音

粗獷的聲音

開闊的聲音


無恥垂涎三尺滴在

肉販的攤子上

肥膩的手指

微微掂一下

好肉

上肉

上好肉


好位

上位

上好位


好康

尚康

尚好康


不可一世的眼光睥睨井底

當轉向上方的井口

天聽轟然而下*


* 《尚書》:「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

( ※ 此民視非彼「民視」;彼「民視」是官視,而非民視。 )


● PS. 幸福的顏色──政治打油詩二首

── Joe


.............台北市中山北路 / Joe


...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想像‧度日

...

台北捷運中山站,運動休閒中心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度日


有人問起:

你怎麼打發一天?

我流水帳式的告白:a, b, c, d, e, … f, g, …


然而,我如何解釋

大部分時間盯著電腦word檔的空白頁面

構思著一首首詩

再把它們泊到部落格上

或進入圖片編輯軟體處理一張張拍攝的照片

再把它們泊到部落格上


我如何解釋

其中的樂趣

實在談不上樂趣

枯燥

談不上枯燥

創作

談不上創作


這些算不了什麼的什麼

被不是什麼的什麼

花費了沒什麼的什麼

弄了出來


我如何解釋

這些毋需解釋的

是又或不是的

什麼、什麼和什麼

……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有與無


世事無論真假

都是出於我們不可或缺的

想像──

我等存在唯一的依憑


有,固然為想像

無,亦是

空,更甚一籌


在此諸多不能不有的選擇當中

摯愛的朋友

你要如何抉擇


有一個細微的聲音,說

「我要選擇全部全部

因為它們原是一個東西,被

想像分開,所以

全部的肯定就是全部的否定

全部的否定就是全部的肯定

全部就是零

零就是全部


有一個無聲,說

「我什麼都不要不要


更有一個寂靜

什麼都不說



─── Joe


...

2007年11月17日 星期六

2007年11月12日 星期一

臨終‧又三首

...
四號公園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臨終,試作三 》


突如其來的一剎

急症或意外

不過幾秒

就走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臨終,試作四


窗外

樹影


跟著進來

躡躡於

紙上


終於沒有了

意像和

思緒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臨終,試作五


室外雨聲滴答

咖啡失去了香味和苦澀

屬於生命的濃烈酸甜

逐漸消褪


流行爵士的歌聲變得拖拉

節奏,從未有過的散亂──

邋越了切分音的慣例鬆軟無力彷彿

更自在了


黝暗的空間裡

景物蒙上微弱的光

和適宜揮別的淡影

我不知道,原來

離開是這麼地詩意。


── Joe


...

2007年11月7日 星期三

On The Highway



十月杪,與小女從台中驅車北返,在高速公路的一小段

── Joe

2007年10月31日 星期三

臨終三首

...

無題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設想,臨終前,寫的最後一首詩,會是怎麼樣的?


最後一首詩


還有時間

寫最後一首詩嗎

短短的

幾行


我顫抖地提起筆

一個個字

從腦際飛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臨終,試作一


什麼都結束了

光搖影動

神話即將開始於未知

到底是告罪或感激

此刻已模糊


想寫最後一首詩

剖明真相

才驚覺

夢醒

來不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臨終,試作二


全身插滿管子

薄弱的意識

懸浮在

儀器單調的節拍和韻律上


我想

我不能想

不能看

稀微的光和模糊的影子

不具任何意思


巨大而無力的掙扎

從底處未知的深層翻湧上來

像無數的泡沫

輕輕地迸破


── Joe

...

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近距離受傷

...

微距攝影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距離受傷 》


奇怪的傷沾在肌膚撥弄不掉

有點不舒服有點煩燥

你盯著看

看進自己心裡一團亂絮

源於

肌膚摩挲

源於

聲音來回錯過

源於

落空的傳會


源於太靠近

黑暗深淵


── Joe


...


2007年10月16日 星期二

2007年10月14日 星期日

關於詩 ── 兩首

...

無題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另一首詩 》

關於另一首詩

不知藏匿何處

這猥瑣的世界

哪堪詩的蹂躪

詩的憤怒哀嚎和殘酷對待


笑靨之下難言的隱情

關於另一個逃犯

挾持了一兩首短詩

臨行匆匆隨手擷取片言隻語

而傷口滲血

模糊了詩

成濕透的紅



..................................................

二、《 殘詩 》


我醒來

什麼都不見

只剩孤伶伶的

一首

飄懸於廣闊的空茫

風陣陣掃過


我踮起腳跟一手掠住

那首詩 雙手握緊

仔細閱讀

勁風吹掃下的

一小片空茫



── Joe

...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鳥鳴聲稀

...

針孔攝影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鳥鳴聲稀 》


颱風不知何時離去

大地一片寧靜

聽不到狗吠

只聞一隻鳥兒

在樹林發出清亮的啾啾聲

聲聲劃過天際


好幾天了

在叫誰呢

單純的生物交配

還是 小小身軀裡有著巨大的空虛

想喚醒整個社區陪伴


不知這一聲聲啾鳴

最遠飄到何處

那最細微的呼喚

隱約在哪個聞者的心底



── Joe

...

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

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在客廳看到世界

...

...........聖文生*像 ( 天母 聖安娜之家聖文生分部 )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在客廳看到世界 》


從時光甬道的開口

一癱癱腥臭和絞痛瀉落客廳

那種痛和無奈只能靜靜地

任淚水模糊觀看


誰還在意弱者的際遇

陷溺於自我的憤懣或驕縱裡

聽憑社會墮落毀壞

我穿梭大街小巷想喚醒

無償叫賣一點點蓄積

替人修補一些些家當

或待靜空杯奉茶


在爆發富似的鄰里間 ──

頂樓加蓋、陽台擴建、

鐵窗、圍牆、鐵網聳立

樓梯間如儲藏室

家門口若垃圾場

或如我底屋裡像舊貨攤

不然,便是一間間廉價的

皇宮和酒吧


拯救有其可能嗎?

或者,宿命的毀滅終必降臨?

如聖經上的索多瑪和蛾摩拉城

但願這回,上帝的天火能慈悲地分辨

善人與惡人

但,老天何時有眼

何時睜開閉上的眼睛?

看納粹集中營裡的猶太人...


日積月累

在客廳地毯上的穢物

一直不忍清洗


── Joe


P.S. 相關詩作見 PART I, 《服裝店裡的模特兒》


* 聖文生 ( 1581~1660 ),法國神父。

聖文生是一個兼具個人聖德與社會關懷的聖人,這個特色不僅表現在他個人的修養上,同時也表現在他的事業上,例如他所創辦的遣使會就具備了兩個宗旨:一是向窮人傳福音;一是培育神職人員。前者是社會關懷,而後者是聖德培育,兩者兼容並顧,並且充分地反映了聖文生的特色。( 網路摘錄 )

聖文生 參考網頁:

http://www.catholic.org.tw/kaiyuantang/CM/sub_a/sub_menu.htm

...

2007年9月26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