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詩與畫與一個叫做我的自己 / 病後


──── 詩與畫與一個叫做我的自己 ────

詩與畫
輻射交錯成存在其間底
虛幻之我

從裡外四面八方狂擊進來
抵擋不了的
幻想欲望
與詩、畫構成堅固的鐵三角

而妄想──
那幻想底表親
隨時伺機冒出
攻城掠池侵蝕疆土
我遂被放逐出我自己
到虛空的盡頭:生命的邊境
此去該抓著哪一握空氣
哪一粒分子
哪一朵雲
以免下墜
啊,下墜還遠勝於
不知方向的碎裂
當身體與心靈潰解為億萬個分子
往億萬個方向奔離
我,到底在哪裡?

遂拼命寫詩
重拾畫筆
在詩與畫的鏡子裡認出一個陌生的
叫做我的自己



──── 病後 ────

大病初癒
世界被遺置在病前的某個角落
待回首已見生疏

重新學習
飲食運動和走路
攀談交往打招呼
按簡單的邏輯
臨摹外在世界
由平面逐步建構
立體的圖像

玩著積木的心智
不知內部接頭鬆散
壯麗的宮堡
正搖搖欲墜

不小心轉身
擦撞城牆一角
建物嘩啦啦倒塌
好奇的注意力
早移向另一種遊戲

( Joe )
( 圖片網路下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