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年終寄語───詩兩首

林口, 200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年終寄語 》

一、臘月遐思

都說這是暖冬
卻近似末日的最後溫柔
欲求仍未滿足,貪婪?
多麼陌生的指控

我們大多過著貧乏的日子
金錢短少
心靈乾涸
精神空耗
囤積用不到的垃圾
指望最終的拯救

超市塞滿貨品和人潮
圍著虛無而致命的誘惑移動
我們的夢何其雜蕪短淺
無法真正驚醒

但願轉醒
到深遠寧靜的酣甜裡
一個透明的微笑
掛在嘴邊
………………………………………………………………………………………

二、
再見,2009

So,
不得不 say good-bye to 2009,
未來依舊迷莽

「要走出自己,先深入自己。」
好萊塢無俚頭的喜劇對白
敲擊著六十歲的腦袋
迴響著:
「我要什麼
我是什麼」
應著拉岡的〝山谷回音〞
「…是誰…是誰…是誰」
以及禪宗公案
「佛與麻三斤」;
如鐘在扣、如谷受響
恍恍然鼓盪於天地間

就這樣簡單
卻不願意面對──
廣邈的山谷與天地
以及所有的對話、思考與回應
中間沒有絲毫隙縫

生活的波折與打殺
遠颺的市聲
雨聲及陽光
此時此刻什麼都不是
什麼都沒有

三芝, 2009

───text and photos by Joe

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閒話創作

我只能看見的... / by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閒話創作 》

閒話一

藝術創作非靠知識。
勉強言之,是無意識,絕對非理性的。
摸索、纏鬥、失敗、重振、不安全、混沌、無知、未知、愚蠢、黑暗、笨拙……是無法預先規劃的、必要經過的『過程』;還談不上創作,只是一個摸索的階段。
沒經過這個階段,不可能長出創作的道路,不過是工匠依規矩走的路罷,做工(作功)而已!

藝術家毋需知道有關藝術與創作的種種道理;
如有必要,只需自己的道理──
這道理只和創作的過程相干,和作品本身沒干涉。

作品,獨立於一切道理、理論之外;
這也就是「作品作為私生子」的意思。
作品從來只和獨一的面對者,在一定的時空條件下,發生關係;無論是作者本人或是觀者。
它從來不和群體發生關係,作品沒有集體性的意義。
而這,才是藝術價值所在。

什麼是永恆?
無數個別的、短暫的當下(以有限的時空來論)

........................................................................

閒話二

詩的意念:
自由而一無所依,無所依亦無所靠。
翱翔的天空裡有白雲樹影,
萬物之夢:
詩,罪不可赦,
那麼輕易地摘下那顆星子,眾人眼之所望。

眾人慇勤之眼所盼,如此輕易地落於詩人之手──
一個沒來由的意念,滋生蔓衍出的一片
自由、無意識的物種,就這麼龐雜碩大地出現
於現代文明的荒野。

我亦不欲寫詩,
那自然冒出心底的語詞,如此罪不可逭…
請原諒我,無論給予什麼名分,
請把定義忘卻;
把作者忘卻;
把作品忘卻;
只留下──經由我眼我心體悟到或不到的一切,
據以斷定,是或不是。
是,則歡心喜悅;不是,則疏如陌路;
或起而攻之,是皆宜也!


─── Joe

2009年9月11日 星期五

只是喜歡和愛... ( 近作三首 )

On the desk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只是喜歡和愛… 》

塗寫了數十年
終於,不敢以詩人自居
只算愛讀詩寫詩罷

喜歡藝術偶而塗鴉
但不是藝術家
愛聽音樂不是音樂家
愛書法
愛哲思
愛未知
愛看不見的
愛現存的
愛真誠
愛醜惡
愛稀珍
愛樸質無雜
愛純淨未染

愛懂與不懂的
生與死、痛苦與喜樂
所有歲月滿載
不斷滋養
或好或壞永遠相伴
終將俱亡的珍貴
記憶

......................................................................

《 因為… 》

我們親密地感受無限縮小的世界
心靈摩娑肌膚肌膚撫觸心靈
眼睛融化嘴巴嘴巴吞噬眼睛
黑暗中
開啟所有感官
如此清晰而無憾
因為


........................................................................

《 一息尚存… 》

富於意味的日常現象
突然,節奏停滯
失了意義……

喧囂的車聲
只是喧囂
暑熱只是暑熱
鬱悶只是鬱悶
眼睛所見只是
眼睛所見
歷歷在目的:
天空、屋宇、樹梢、茶几和杯盤…
純粹的視覺形象
不再有光影魅力

詩與畫皆亡
尚存最抽象的音樂
如浪潮般一波波
撫慰鼓湧著莫名的意志
清楚隱示生命的某種律動

藉著錄音存在的
一如藉著影像保留的
已逝者不斷啟發餘生者
綿延無盡的傳承記憶和創新

( Joe )

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詩與畫與一個叫做我的自己 / 病後


──── 詩與畫與一個叫做我的自己 ────

詩與畫
輻射交錯成存在其間底
虛幻之我

從裡外四面八方狂擊進來
抵擋不了的
幻想欲望
與詩、畫構成堅固的鐵三角

而妄想──
那幻想底表親
隨時伺機冒出
攻城掠池侵蝕疆土
我遂被放逐出我自己
到虛空的盡頭:生命的邊境
此去該抓著哪一握空氣
哪一粒分子
哪一朵雲
以免下墜
啊,下墜還遠勝於
不知方向的碎裂
當身體與心靈潰解為億萬個分子
往億萬個方向奔離
我,到底在哪裡?

遂拼命寫詩
重拾畫筆
在詩與畫的鏡子裡認出一個陌生的
叫做我的自己



──── 病後 ────

大病初癒
世界被遺置在病前的某個角落
待回首已見生疏

重新學習
飲食運動和走路
攀談交往打招呼
按簡單的邏輯
臨摹外在世界
由平面逐步建構
立體的圖像

玩著積木的心智
不知內部接頭鬆散
壯麗的宮堡
正搖搖欲墜

不小心轉身
擦撞城牆一角
建物嘩啦啦倒塌
好奇的注意力
早移向另一種遊戲

( Joe )
( 圖片網路下載 )

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生活流水帳‧生病有感 / 詩兩首

素描 20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生活流水帳 》

今天星期一
又是一週的開始
後頭還有六天
天天計畫不同

明天看病後天出遠門
大後天待在台中
陪侍岳母身旁
星期五打道回府
安躺太師椅
斜瞄螢光幕
不及格的電視人物
用眼角一一槍斃

隔天星期六
到車站接老婆
......

不料計畫生變
老媽媽住院
大夥兒跟著人仰馬翻
一顆顆懸念的心
紛紛飛赴遠方老人身上

措手不及
在廚房打翻一地醬油
愣了一下 隨即
捲起衣袖著手清理
餘香溢滿屋宇

...............................................................................

《 生病有感 》

莫明的病症使人憂傷
找不出原因的體熱
從頭竄流到腳
運轉了多年的機器
該維修,
或毀壞重來?

腦袋不能思考
退到最無能的狀態
一個 60 歲的嬰兒
追著飄忽不定的熱度
不想採取任何行動
而生活照舊
日子照舊
無聊更照舊

對於外界紛紛擾擾的世事
抽離得一點關係都沒有
像看一場電影
隨時會斷片或劇終
隨時,被趕出
───自己擔綱的影片


text and drawing by Joe

2009年7月23日 星期四

2009年7月12日 星期日

兩首詩:抉擇 / 夢魘

素描 2009, Joe ( 後製反白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抉擇,而非人云亦云 》

〝施工中〞
──這就是台灣的寫照
經常在變動中
唯日據時代的建物和記憶
恆久塗銷不掉

這是歷史的課題?
抑或心理的問題?
是憧憬或是補償?
還是基督教改宗的洗禮?

怎麼看待流在身體裡的血脈
如何注視五千年傳承的厚重
又如何連結或分離?

扔掉手頭
各種席次的預售票
和政治正確的考量
重臨現場把自己思考
把自己這枚小小的棋子
勇敢地置放…

...................................................

《 夢魘 》

生命的拼圖霎時
碎成千萬塊
破裂的意象和思緒 糾纏摺疊
兜不攏一個完整的世界
毀滅,由腦子內部開始
逐漸癱化失序
卻小心翼翼
將末日偽裝成疾病
石化的細胞繼續蔓延

憑著蛛絲馬跡
隔牆探聽
猜想
所有情狀如此真切
然無從證實
像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充滿藍綠幽微的光
留一道白 切開
真實與虛幻

醒來
溫柔的陽光
靜謐地照在塌塌米上
溢出淡淡的清香
伸手撫觸
光滑的織體
心裡一片空白

──── text and drawing by Joe

2009年7月5日 星期日

2009年6月30日 星期二

Imagination and Reality

Untitle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夢 》

如果醒著的夢
在太陽下
一個接一個
變換場景
清晰明亮的
陰影和微笑
皺紋的臉
朝向遠方路中央
一株細小的植物
嬰兒嘻哈戲水

一隻蝸牛爬過…

........................................

《 詩 》

一首、兩首、好幾首

嗲聲嗲氣地
迷惑愛詩人

我忍受
到最終一字
彷彿誤吞垃圾食物
噎在喉嚨

這早晨被
糟蹋了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在日復一日的生活隙縫間迴身

自拍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雨下過
太陽照過
摔過
痛過
似乎是完美的一天

跛著腿出門辦事
回家換好雷擊燒壞的
ups保險絲
用點心甜甜嘴
傍晚
涼風襲襲
夏日的暑意漸消
光膀子塗鴉寫詩
神仙也不過如此

大師都在
老的、新的、舊的…
心懷感恩過平凡的日子

誰是大師?
有一位坐在騎樓
向路過的男女微笑招呼
他褲管破敗
露出黝暗結實的
老年肌膚

誰是大師?
那瘋子
在麥田舉槍
疼痛以終

誰是大師?
滿天星子 以及
還未抵達地球
既是創造也是毀滅的


(Joe)

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晚近三首

木柵 140高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當時間成為固體 》

終有一天
時間失去意義
不再以「過去─現在─未來」
的形式排列
全部混同在一起
你泥中有我
我泥中有你

不是時光隧道
而是一團
無從分解的固體
思緒恣意穿梭於內部
分子結構的空隙
自由而一無所有一無所依──

這就是
人稱老人癡呆的
阿爾茲海默症

........................................................

《 To be, or not to be. 》

以為生命走的是直線
卻在接近終點前
恍然繞了一圈

回首,那不是漂亮的圓
──曲折、塗改、迂迴、重疊
而心坎上對映同樣的混亂塗鴉
一筆一劃留下
血淋淋的刻痕

這是生命
這不是…
無暇再去繁複辯証
拎著腦袋
跨越終線

...................................................

《 累了 》

我累了
厭煩於寄望
某種空洞的許諾
出於自己
一廂情願的譫妄

我累了
疲倦於瞻前顧後的掛慮
事事不愜意

六十歲
不知隱飾老耄
猶自以為年少
奔走於築夢的場所

我累了
為拔河於歲月兩端
為平衡於歲月兩端
從鋼索上癱落
崩解的碎骸隨風紛飛
白茫茫
白茫茫
細如雪花

我累了…


捷運木柵線

text and photos by Joe

2009年6月2日 星期二

夏日二首

無題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夏日傍晚在家的雜思

感人的
虛假姿態
廉價擁抱的
瞬間熱情
讚美與
問候
不小心碰撞
空氣中疑慮的分子
連鎖粉碎所有的美善

抽象與實際的
異質張力持續擴大
心要夠堅強
心永遠不夠堅強
越往抽象逃
被栓得更緊
在想像建構的沙場
死傷慘烈

前一秒活生生的做為
下一秒消失
時間殘忍
給予同時收回
我們只是
撲火飛蛾

...........................................................

《 夏午陣雨後 》

心思旖旎綺麗地遊走
於室內繁複曲折的賦格空間
夜尚未臨
光影已褪
幽暗中
顫抖的手摸索著
一個個物件的凹凸質感
憑著陷落的邊緣
判斷可能是或
不是什麼

一場雨
洗卻所有的枝節
豁達地撫平
胸臆間的波折
沒有缺漏
沒有遺憾
而雨滴隙縫
竟無邊寬闊
欲執劍起舞一聲長嘯
令眾獸屏息不敢動
甩衣袖若水鞭
杳然而逝
徒留空

雨滴不急不徐
以個位數任意敲擊扣和
都會裡
長驅直入的
自然


無題二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

2009年5月7日 星期四

疑惑 / 答案

地下室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疑惑 》

史詩般的意念澎湃
在我等平凡的胸臆
飄遠盪近如海上霧
併波光粼粼的炙烈陽光

這景象令人目眩神迷
於不著邊際的漂浮
而一個個亟欲錨碇的港灣
是美麗的海市蜃樓
導航的星座
紛紛墜落

當狂風暴雨摧毀乘載
意義豁然傾空
僅存生與死的拼鬥
思考被放逐
到生命終將回歸的
無可著染
超越史詩的
無可著染


...........................................................

《 答案 》

詩乃瘋狂的
庇護所

在文字與意像的舞台上
演示一齣齣
一段段
見不得人的夢囈

有時哭嚎
有時狂笑
有時自憐
有時自暴

有時抽刀斷句意更長
有時舉杯澆詩襟更濕

在瘋狂深淵的邊緣
如何逕行
如何安頓

搖曳的風中
抑制不住戰慄和恐懼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