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8日 星期六

夏日午後,一隻貓

............無題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夏日午後,一隻貓 》


明亮的落地窗前

蹲坐一隻貓

凝神注視

窗外

隔著一列矮叢

映照著炫目的陽光


我趨前

順牠的背毛

與牠一道觀看


一片白皙泛射進來

融化了我和貓



── Joe

2007年7月24日 星期二

我知道 / 我不知道

世貿大樓站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我知道 / 我不知道 》


我知道

心的箭鏃

永遠射向開闊的天際

飛越雲朵和彩虹

飛越雷雨和冰雹

飛越陰霾的大地


我知道

心的哀凄

總是向內蜷縮

鑽入黝暗的黑洞

鑽入迷宮的核心

鑽入狹窄的牛角尖


我知道

莫可奈何的情愫

在某個路口徘徊

街燈把我包在自己的影子裡


我知道

我不知道


那麼多面孔一一向我招呼

陌生或不陌生

怨忿或不怨忿

我,心懷感激


天色暗了

燈火一一亮起

我慢慢細數

裏頭

多少熟悉的情景


我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



── Joe




2007年7月20日 星期五

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

2007年7月10日 星期二

夏日的一刻

艷陽下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夏日的一刻



烈焰的陽光下

陰影一一被白炙佔據

散發死亡的哀矜


夏日肅穆

微風止息

蟬鳴靜寂

街上

一隻黑貓溜過

鑽進黝暗的車輪底下


雷聲在天邊滾動

沒有帶來任何消息

覆雲似紗

藍天逐漸泛白


喜鵲忽近忽遠地聒噪著

是嬉戲或是吵鬧

在稀疏的葉叢裡


雷鼓又滾了一遍

陽光驟而收束起來


稚齡的娃兒從家門口闖出

奔進對街阿嬤的懷裡


小花狗匆忙抬起頭

從垃圾堆


十年未變

路邊的狗(?)




── Joe

2007年7月6日 星期五

死之必要

Reflections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死之必要


生命以怎樣的眼注視我們?

以清澄的雙眼遮擋死神

或,悲哀之眼

逐日日行屍的生活

和原地打轉的風

幾片褐黃枯葉

跟著旋落


抬頭,陽光照透樹葉

與我一起挪移

這街坊巷弄太熟悉

可以閉目行走

伴著日日死亡的淡影


渴望徹底的死

兩次、三次

乃至無數次次

然後再生、活

若這樣告訴後輩學子

他們未必領略

死之必要

必要之死


矇眼登上自己搭建的刑台

等候並期待


迎面飛來兩隻比翼的

白鷺鷥



── Joe

2007年7月3日 星期二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感時花正枯

雨天陽台 / Joe ( 翻拍自 K & J's Vlog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時花正枯


因為雨

都會的噪音消褪

狗吠遙遠似居阡陌田野間

也變得和善了嗎

或照舊張牙舞爪

一付碰不得的樣子?


古樸的村民要比

都會的假知識份子

明理


風雨中

剩多少雞鳴不已?

或紛紛躲附另一座廟堂?


十年了

門前的溝渠污濁依舊

再大的豪雨

都沖洗不淨




──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