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焦慮症

 Sketch, 1988 / Joe


        焦慮症                                 

這不是未知的恐懼
而是已知的疑慮
噬空我底肉心
空餘晃盪的外殼
在生命的軌道上
虛滑
沒有位置可以落實

天啊,這麼不安全的脈絡
日日擦撞度過
永遠傷在胸口
偏左
以離心的切線往外
漂浮

這是作為我底存在
必須承受的本質
不斷地
自我吞噬  吞噬
像無盡內蜷套疊的黑洞
過程既是死
也是生

於是用文字釘牢自己
求得明日或下一刻
瞬間的拯救

(Joe)

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詩,怎麼不見了?














台北敦化南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詩,怎麼不見了?》                        2010/11/9

在每日工作勞動
憂心操煩的實際生活中──
日常瑣務
一件接著一件
詩,便消失

它,這麼不切實際麼?
此刻,我滿腦子是
如何調整具體的音響效果
如何規劃小書房的空間
何時披土粉刷
何時安裝地板
……

連天氣的冷熱都不在意了
至於社會與政事
無關之啞劇
吃飯皆多餘

詩最聰明
早就默默開溜


(text and photos by Joe)


舊詩稿(見udn部落格)

2010年10月16日 星期六

秋晚,瞥見死神 

                  落地窗外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秋晚,瞥見死神 》              

衰老於
他者眼中
青春於
自我想像:
永駐黃金的卅歲

何如接納當下的老態
不加掩飾
一如生、病與死
體受為大自然底禮物

夜黑風寒
窗門灌入襲襲涼意
吹走一整日的秋燥
死亡蟄伏於不知何處
窺伺不察的我
正凝神於音樂揭示的生命
和其中湧動的死亡

死神蠢動著
試圖穿透音符的間隙
攫取我
我從眼角餘光瞥見
祂恍惚的黑影 
隨著風及音樂
逐漸款擺

誰的琴音蠱惑了祂 *
忘了崇高的任務
忘了自己是死神


*
是晚,正聆聽久違的阿爾圖‧魯賓斯坦的琴藝 ( Arthur Rubinstein18871982,生於波蘭,猶太裔美國鋼琴家。)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空白的一天

          無題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空白的一天    》

屋子空了
日子空了
時間空了
腦袋空了

開電視
開音響
開風扇
開冷氣
開陽台的落地窗
……
一啜茶
一口咖啡
一首詩

空了我



            無題二                                       
 
 
──── poem and photos by Joe

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Somewhere through... / 穿越時空之外‧‧‧

                       somewhere through the shado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世紀病症    》                          

腳底的土地流失
依靠的巨牆坍塌

被拋到無垠的太空
失重
漂離
於蒼茫宇宙

精神病和神經症
猝發於解離前的吶喊
或潰散時的寂靜
眼瞳默然深邃
靈魂孤獨的內在
刀光劍影風颼颼
掃一地落葉
萬物隨季節遷徙而去
徒留餘秋
或春色一點
在記憶深處
依然生猛召喚

候鳥將還
也許,下個世代
沿著自性的光
無限伸展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 厭氣    》                              

生命怪獸吐著紅信
現出猙獰原形
阻擋最後一段旅程
彷彿,想在終局前摧毀一切

沒有青春之泉返老
沒有岔路可以迂迴
唯拼搏尚存的一息
衝破魔障奔向
未知的終點

漫長重複的生活下
些微的疲憊和厭煩
虛構了這隻怪獸
像自導自演的綁架
震懾人的膺品

電視新聞煽情的聲音
窗外施工的機器聲
工人的歌唱和吶喊
此起彼落對位穿梭
把生活拉回腳下
平凡又實在的塵域
不甚完美的社區
不甚完美的人世大地


 
                             somewhere through the window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