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歲暮感懷





午後客廳,之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日偶思2008/12/19


這就是冬天嗎?

艷陽高掛斜進客廳染紅地毯

窗外的映射如此炫目

陣陣雪亮無從迎抗

這就是

冬之夏


時間倒回老屋裡的青春腳掌

撐著木屐趿趿無聲

黑白光影委婉濃鬱

戶外陽光無邊普照

這中間

相去何止千萬里

切勿憑空攬取

攪亂一潭夢影


就讓那片陽光停留

於時間一角

影子延伸至今日

蹣跚的腳下

微溫裹覆著蒼勁的身軀

巍巍顫顫

挺立冬風之中

遙想故國家園

這四季如夏之島

將漂向何方


不知何時

雲層兜攏過來

陽光收束

一絲陰冷掃過背脊


............................................................................................


歲暮感懷2008/12/30


久違的冬雨終於來了

熟悉地滴在窗外遮棚上

聲聲凄切

一波波

如漣漪般

帶來層層包覆的往事


當時青春

何懼綿綿冬雨濕寒

懷抱幼嬰斜風逆行

胸臆滿溢溫暖與愛

風雨後的世界

雲高天籃

夜聆數里外的濤聲

歲月與生命悄然躡步

忽成明日黃花

惟夢景裡

依稀蕩漾著期盼與希望

隔著濛濛迷霧

彷彿有光


孩子大了

父母走了

我等老了

寒冬換暖春

霧散陽光現

大自然變易如常不嘗稍異

遠方沙洲獨站

駿馬鬃飛揚


* 最後的意像來自塔哥夫斯基的電影《安德烈魯布烈夫》結尾。


午後客廳,之二



午後客廳,之三






午後客廳,之四





午後客廳,之五





───── photos and text by Joe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突然想起 / 不想起‧‧‧

翻拍自 DVD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突然想起… 》

想起一條小徑
在意像的畫面中無盡地延伸
我在前景
忽而遠景
都是背影
天際濛濛非雲非霧

或晚霞溫暖無限
或黎明曙光一線

多少前緣往事紛飛飄逝
此刻,靜寂
那背影凝固不動
在時間的任何片段
我不斷挪移記憶內外的事件影像
這就是生命的內外全部
繞著一個時明時晦的核心
一顆看不見的珍珠
我時時投注覺醒的眼神

就是這一顆
和所有水滴般一塊兒沉浮於大海的
珍珠,這一刻
獨自散發著微小的光芒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 突然,不想起‧‧‧ 》

河坡雜草淤泥亂石
我斜次裡蹬蹬躍下
趕赴 河心湍湍的急流
映射點點跳動的波光
逆光下
黑白強烈分明

我讓 河水淹沒
脖子
下巴

‧‧‧
一鼓作氣沉入水裡
此刻離情依依
最好有淚
與河水共泛
而波濤滾滾挾泥沙於水面噴湧
隨迤邐僨行無止境

出海,必更猖狂

忽聞笛聲微微邈邈
像一根弦輕輕顫抖
不小心
岔過心頭

────── Joe

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限制 - III


9:23 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限制 – III


我,既是眾生

也是萬物


我是那隻半夜

被踩死的蟑螂

是附近被拋棄的小花狗

定睛注視攜手走過的母女

直到她們身影消失

我是陽台盛開的紅花隨風擺舞

是旁邊的枯枝紋風不動

我是日出日落、寒流冬雨

我是困死窗台的麻雀

和牠哀告的伴侶

一聲聲鳴叫

傳繞寰宇


既是

又不是


─── Joe

請參閱 video: 秋風起兮 ( 請以高品質觀賞 )

限制 - I,限制 - II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一個秋天傍晚

我們 ( 在陽明山上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秋天傍晚

在阻隔許久之後

豁然開通

風起雲湧

秋風掃落葉

蕭蕭寒意何暢然

駕舟啟航此其時

萬事順遂

就算扞格之處

六十而耳順

過往將來都在眼前

一幕幕如電影重播或預告

是皆欣然接納

循著命運的軌跡

迤邐而去

不復張惶掛慮


心既放下無事相擾

創造一己的風色景緻

不落他人窠臼

易如舉手摘星

想睡

不待疲憊

便隨緣睡去

窗外狗吠不歇


─── Joe


2008年11月1日 星期六

尋找生命的出口


書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尋找生命的出口


看累了遠方

不經意低頭腳下

破敗的舊鞋

露出的腳趾

骯髒的趾甲旁

一個想像的黑色坑洞

通向無數的恐懼與希望

──我們僅有的真實


如何使靈魂高貴,如何

使精神呈現一絲超越

神秘的可能

或不可能


如何懺悔,承認

罪衍無可避免的普遍

微毫之惡


如何象徵地復活

再生於短短一瞬的假說

而後

雖然意符充斥


如何不再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道理


責任

眾所逃避的

不可承受之輕


如若接納

即為可承受之重


輕重之間的傳會蛻變

其痛苦一也


重有重的折磨

輕有輕的苦難


引頸一快

是真痛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車尾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居家辰光 / 太陽雨

秋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居家辰光

安靜了

遠近的車聲、吵架聲、門窗砰碰聲

交織成一波波平靜的漣漪

嗅了嗅鼻子

好熟悉的空氣

打開電扇

多一道聲音防線

抵禦嘈雜的寧靜

心,在間或的休止符上

臨淵跳躍


........................................................................................


太陽雨 》

千萬道晶亮的陽光

折射在飄飛的雨絨裡

逆光迎去

擁攬衣衫滿懷的微潮

世事紛沓化為

淒美的哀思充塞

湧漲不已的胸膛

中箭?

傷口竟無比甜美

朋友,敵人?

掩映著同一張臉

抗拒

摟抱

潰瘍

溶解

於折射的陽光裡

─── Joe


...

2008年10月5日 星期日

純粹 ‧ 自戀

內湖,Past Time 美式主題餐廳 / 之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戀


我們如此愛戀著自己

舔拭傷口像受傷的動物


動物療癒真實的傷;

人卻痛惜自製、永恆的

想像傷口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純粹


輕輕一刀

劃開所有的醜惡


於是被放逐

在白暟的山巔



之二


之三

───── text and photos by Joe

...

2008年9月28日 星期日

自我之歌



Gamspeik, Austri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自我之歌

好想,好想

沒有牽掛

就此躺下

不捨地讓親友傷痛

如我的傷痛

當親友離我而去

自然

那是睡眠和休憩

在雲的故鄉

溪水纏繞的地方

有我底輕盈的跳躍

拄著牧羊仙人的柺杖

那是我底故鄉

天光雲影相會

白鳥輕歌迴盪

花草風中顫抖

狗兒靜坐諦觀

萬象闃寂

真實與幻像

在此完美邂逅


──── Joe


Gamskogel, Austria


...

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放逐去!

Miensenbachalm, Austria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放逐去        》                          

 

離開

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沒有熟人

沒有屋宇

沒有紙張

沒有畫筆

無山

無水

空而透明

 

沒有人

沒有我


─── Joe


...

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

六十畫,一畫 / 詩二首



黃昏,瑞士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六十之畫    》                            

 

我更加堅定

許多藝術不是藝術

不過是依樣畫符

藝術不是符咒

更非模仿得來

 

要像莫札特

自然生長出來

或如貝多芬

勤勞磨練出來

照自己的步伐和途徑

增殖

 

不然像我

六十年後某月某日

忽聞召喚

意像清晰如畫

一張張撲面照來

無從閃躲

 

終究六十了

遂把畫一一完成

在腦中

 

-------------------------------------------------------- 


《    轉折    》                                

 

畢竟,太多雜務盤繞心頭

一件件等待處理:

與週遭人、事、物的關係

調整到和諧公允的狀態

擔待所有結果

不論好壞

也無所謂好壞

 

誰能了解這樣的心境

每個人以個己的際遇當尺

衡量別人多不及格

我,試圖

剝除這把沾滿敵友鮮血的尺

從身上空卻自己

還一個清白天地

 

把批判收起來

這阻擋的柵欄

不是踏腳石

創作

毋需任何其他先決條件

它就是自己的條件




傍晚,奧地利 / Joe

...

2008年9月6日 星期六

訪舊

無題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訪舊    》                                

 

刀劍暈搖劃過

我粉身碎骨

往虛空散盡

 

寒冬枝頭蕭瑟著

最後一朵花蕾

獨對風雪

 

雪深及膝

灰衣人蹣跚

迢迢路未了

 

白鬚白眉

雪花沾滿臉頰

但眼光深遂哀傷

曩昔的人事景物全非

 

尋索的足印

終於留不下痕跡


──── Joe

... 

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After All...

Innsbruck, Austria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fter all…"


欲言又止

良久


目光收斂

變柔和

變痴呆

野心不再洶湧

卻如磐石般穩固持久

夢,落實

到泥濘的大地

批判

止於方寸


世界從四面八方包圍並開放

遠甚於圓形劇場的比喻

我們既非演員

亦非格鬥士

而是互聆的

遊吟詩人

以文字音韻

減輕生死重枙

揭示瞬間的真理

庶幾碰觸永恆


永恆就是

真空妙有


─── Joe


...

2008年8月31日 星期日

也許,關於未來…

藍色多瑙河片段 / Katle

在 Innsbruck,女主人有一台音色極佳的鋼琴。臨行前,
女主人 Hanni 應我們的要求彈奏一些曲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也許,關於未來    》                    

 

未來

一直都在,一直不再

當耽想之際

倏忽消失

       

那看不見的恐懼

莫名的害怕

隱藏於所有的表象之後

但表象就是我們的所有

沒有外

沒有內

那看不見、

莫名、和隱藏的

清楚顯現面前

可以感悟

並與心跳同步

無法

與我們的存有剝離

 

眾生與吾等同在

乃有無盡的慈悲

間或不得已的哀嚎

貫穿承擔著

四海兄弟姊妹

就此牽連

甚至陌生的眼神不陌生

看穿你低頭裸露的靈魂

 

而這一切源於

無法說清的願望和──夢


─── Joe

...

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

或者,關於現在...

法蘭克福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或者,關於現在…    》

 

溽暑似過未過

秋,似來未來

時間僵在最難受的一刻

從未離逝

 

我知曉並諦視著

那永恆的鏡頭

──殘破迷離的畫面

如鏡花水月

在彷彿的瞬間

清晰栩栩

 

當波紋再起

啊,風不曾休止

我心颼颼

無數利箭如冰雪般

瑩潔地穿透

 

一滴溶化的水珠墜落

幻化無數的光影


─── Joe


...

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

關於過去...

台北,南京東路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關於過去...    》


落在記憶的延續生命

凝縮成可悲的靜照

哀悼消逝的時刻──

我們留住了

幻影

 

相片裡的事實

如一陣風

突然撕裂心頭

 

誰在那裡?

最終像物質微粒

漂浮於微渺的虛空

Nobody’s there, nobody’s here.

 

懷念的

思緒

懷念著

瞬間即逝的

 

現在


...

2008年8月28日 星期四

異國鄉愁

法蘭克福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異國鄉愁    》                          

 

離開奧地利

鄉愁油然升起……

 

對於

那樣的膚色和輪廓

談吐與舉止

陽光及色澤

對比下的陰影

清澈如海的眼神

乾硬的羊屎

新鮮的牛糞

撲鼻的牧場味兒

……

勞動與汗水

乾淨、寧靜

 

歷史的煙硝沉澱了

千年的陽光

撫平一切

羅馬人開墾的葡萄園

依然種著葡萄

溪流湍急

山泉甜美

爭戰的古堡坍塌

於山林盎然綠意

 

在喉音濃重的德語中

回溯日耳曼先民

抗衡羅馬帝國

並將之傾覆

歷經基督教的錘鍊和洗禮

越中世紀而文藝復興

繼帝國主義殖民與資本掠奪

導以文明啟蒙禮儀教化

併武力拓展

成就1920世紀

引領世界的文明

循其根本

蠻族強悍堅忍的本質

未曾稍減

 

這就是我底鄉愁:

難以馴服的

原始生命力


──── Joe


...

2008年8月22日 星期五

詩蹤

阿爾卑斯 山區,靠近 Gamskogel 的八月殘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朋友來電

說時節已到

此處景緻可以入詩

才驚覺

詩如春去渺無蹤


我遺失了舌頭

遺失了母音和母語

14天,繞著半生不熟的英語

四處打轉:

從曼谷到奧地利

從巴塞爾到法蘭克福

夾在

泰式英語、德式英語、德語、法語間

思考著我的中式英語


Deliberately 變成 delivery

favor變成 Flavor,還好沒變成 fever

在曼谷Coffee Caffee

幸而都溝通無礙


英語成了國際雜交語言

Who cares?


雜交語言下的雜交思維

只能檢便宜挑捷徑

如何能詩?


詩,是阿爾卑斯山區

盛夏最後的

殘雪


───── Joe

...

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 ── 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勞孔群像細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獨坐沙發

扭曲抗詰的面容與姿態

彷若勞孔* 救子

突出的筋肉訴說著

愛與背叛

黑了皮膚灰了心


思及老而不能調適

日益變遷的社會

不免辛酸

日子在友朋的閒聊應酬間

麻木渡過

昨日的牌局、明日的餐聚以及

今晚的茶會

日日難過天天過

是誰糟蹋了金色時光?


兄弟,讓我抹平你臉上的不快

釋放你胸臆巨大的疼痛

不要皺眉

不要悲傷

面對陽光綻放暢然的笑容


我們仍是青澀的孩子

還有最後一、二十年

成長茁壯


*
雕像刻劃勞孔不服從天神宙斯的命令,而被逞罰,讓他和兩個兒子一起受毒蛇喫咬的情景。西元前150年,希臘化時期的作品。


─── Joe


Laocoon Group (勞孔群像,西元前150)



...

2008年7月15日 星期二

The Sky of Taipei in July ── 七月的台北天空

...



































紀錄下台北的天空,出國時可以懷念。

──── Joe


...

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夏日之晨

夏日窗外(紫藤廬)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夏日之晨


時間短了

步子慢了

事瑣碎了

夕陽下的影子

拉長了

卡在遠方某個巷弄

轉出不來

流落底心思在

不知何方


窗外麻雀吱吱啾啾

穿透早晨素淨的陽光

夏日娓娓

竟如此淡雅


徐徐沖泡一杯咖啡

在一壺芬芳的綠茶後

時辰緩緩滑移

掉墜惘然的空白

停駐


鳥鳴息止

陽光靜謐




──── Jo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