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殘酷劇場

............《 構成 》,1946,油畫,198 * 132cm,Francis Bac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殘酷劇場 ──


亞陶的殘酷劇場

脫離劇院的舞台

降臨我們每天實際生活的場所

幸福麼?

動亂與屠殺的恐怖就在眼前

從納粹到民粹

六十年後重返東方島國


屍塊仍未清理乾淨

骨骸尚未焚燒完結

天空繼續冒著黑色的煙團

飄送陣陣難聞的惡臭

江山代有獨夫出*

世世相傳不間斷


照見鏡子裡鬢鬚花白

雪的于思蔓延

通向誰和誰呢


啊,眾生

十目所視十指所指

而且,令人髮指

但依然充斥偏袒開脫的說詞

和無以數計的同流者


彼泯滅良心之徒

吾奈其何

吾奈其何

終究百年之後

春秋筆誅何濟於事?


蔡沉集傳:「獨夫,言天命已絕,人心已去,但一獨夫耳。」孟子則稱之為一夫,孟子梁惠王下:「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於傳 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 Joe

...

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家,以及其他

家 / a still from video by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以及其它


家──

一幢房子和滿屋的雜物、

書籍、CD

十幾年模糊的記憶、

發生過的事、去世的親人

生前憩留的殘跡。


而此刻倏忽消逝的瞬間

一滴淚水使之永恆


第二滴必須忍住

讓時光停駐

於是各種過往與現在糾葛

待眼角淚乾

於風的笑意

一切逝如煙雲

萬里晴空


這世界並不回答

但我們知道

全部的秘密,在自己



── Joe

...

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遠離政事

video
浮盪的幻影 / video by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寬宥


一樣的鈴聲叮噹

聲聲呼喚變成聲聲警告

──警告:末日將到


快把昨天摺疊收進失憶的皮夾

明日,切勿臆測

一併打包

流浪到混亂的盡頭

或有一片雲起

撫慰受創的眼睛

至於心

千瘡萬孔的傷痕

唯有敵人的手

可以平癒


我們等待

等待

誰,最先伸出



── Joe

...

2007年12月14日 星期五

茶與同情

冬日下午 4:30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茶與同情* 》


有謂:

品嘗紅酒、咖啡、茶

不及鑑賞藝術品

而品味次於創作

創作又分好壞


我想:

眾生因緣和根器迴同

這些都是方便門

門後一條脆弱的細線

漂向未知的濛濛


所以:

莊子齊物佛陀渡眾

而終無有物可齊

無有眾可渡者


曰:

喫茶去!



*《茶與同情Tea And Sympathy 》,1950年代電影,文生明里尼導,黛伯拉寇兒主演。今借以題詩。

**有僧到趙州從諗禪師處,師問:新近曾到此間麼?
曰:曾到。
師曰:喫茶去。
又問僧,僧曰:不曾到。
師曰:喫茶去。
後院主問曰:為甚麼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去?
師召院主,院主應喏,師曰:喫茶去。

頌曰:

趙州有語喫茶去

天下衲僧總到來

不是石橋元底滑

喚他多少衲僧回

( 指月錄 )


...

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

紅衫 ‧ 勿忘

庭院 / Jo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紅衫 ‧ 勿忘 》

我們內心深處隱伏的
紅色浪潮
仍在底層洶湧

在平靜似乎冷漠的外表下
卑躬屈膝地活著
但我們絕不忘記
胸臆燃燒的紅色火燄──

反黑金
反貪瀆
反獨裁
反民粹
反仇恨
反割裂
反假民主
反假民權
反是非不分
反黑白不明
反非人性
反無人性
……

別忘了這熊熊溫暖的火燄
並記取奧登的詩句:

夜色籠罩下
我們深陷於麻痺的謊言
毫無招架之力
然而,到處可見反諷的星光
閃耀在公理正義顛倒調換之處
但願我,和眾星一樣──
雖由平凡的愛念和塵土構成,
並同樣被對立的黑暗和絕望圍困──
卻能綻放光芒堅定不移。

夜深了
夜已更深
朋友們,切勿放棄
天,就要亮了
在這最最寒凍刺骨的時刻
我們心心相偎
傳遞永不熄滅、屬於人性的
小火苗


奧登詩句出處:《 193991 ( 九一之殤 )
見改寫的《島之殤

─── Joe

...

2007年12月5日 星期三

我 與 你

...

牠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與你



你是我的本尊

我是你的衍異


當我還小

你就是我

及長

我就是你

並逐漸忘記

原來

我叫做你



後記:

在台大旁聽拉岡精神分析課程,老師講到關於話語的結構:

「話語是主體從他者,以逆轉的方式,接收到發自自己的訊息。」

「任何話語均假設大寫他者的存在。」

老師並以小孩為例,指出小孩剛開始是大人口中的「你」,慢慢才體悟那個「你」,就是「我」自己。


─── Joe


...

2007年12月1日 星期六

這人‧那人

針孔習作 / Kat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人,


那人,還未出現

地平線上

光與影

先舞了起來

由慢板的Blues 轉為爵士

然後,愛恨交纏的探戈

黎明前最是蠱惑


思想起

維斯康提〝魂斷威尼斯〞的片頭

馬勒五號的慢板


那人,終於出現

在同樣黝渺的──黃昏時刻

好像

時間顛倒

交換了頭尾


是淡入或者淡出

沒什麼差別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這人,


無所謂陽光或陰霾

世界的巔峰攀過

深壑跌過

傷,好了又有

年輪,長在肌膚上

髮絲漸白漸少


這人,在家中、辦公室

在街頭、捷運站、市場商場

於時間佈置的舞台

追逐時間

偶爾瞥見一點訊息

如電光石火

或幸運的滿月無雲

一根菸

一首詩

一盅酒

一杯茶


一抹淡淡的霧




─── Joe


...